提示:请记住小说吧最新网址:xadkhbkj.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小说吧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扒灰系列30部分阅读

宣志英5534万字184人读过连载

《扒灰系列30部分阅读》"让你自己去判断吧,"奥尔珈说,"我警告你,这事情听起来很简单,一个人不能马上就懂为什么它有这样重要的意义。堡里有一位名叫索尔蒂尼的大员。""我已经听到过他的名字了,"K说,"我上这儿来跟他也有关系。""我可不这样想,"奥尔珈说,"索尔蒂尼很少露面。你是不是听错了,把他当了索尔提尼,把'提'听成了'蒂'了吧?""你说对啦,"K说,"那是索尔提尼。""是呀,"奥尔珈说,"索尔提尼是很出名的,他是一个最勤劳的职,大家常常谈起他;可是索尔尼却不大爱交际,大多数人都知道有他这么一个人。我第一也是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三年以前。那是在七月三日救火会办的庆祝会上,城堡也参与了次庆祝会,并且还赠送了一辆式救火车。索尔蒂尼据说是担着救火会的领导责任,也许他是代理别人的--官员们就这样互相遮掩,所以很难知道真正责的到底是哪一位官员,--索尔蒂尼参加了救火车的赠送仪。自然,还有不少从城堡里来人参加,其中有官员,也有侍,索尔蒂尼保持了他的一贯作,把自己藏在幕后。他是一个小、老弱、思虑沉着的绅士,是见到他的人都会注意他额头的那种皱纹;布满在额头上的形皱纹--虽然他肯定还不到四十岁,皱纹却实在不少--一直延伸到他的鼻根。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人。我们也参了那次庆祝会。阿玛丽亚跟我了这次庆祝会,早就兴奋了好个星期了,我们也准备好了参这次盛会的节日衣服,一部分是特地新做的,阿玛丽亚的衣更漂亮,一件雪白的罩衫,胸镶着一道道像泡沫一般耸起的边,妈妈为了缝这件罩衫,把所有的花边全用光啦。我妒忌了,在参加庆祝会的前夕哭了整半夜。只是当第二天早晨,头客栈的老板娘跑来看我们的候--""桥头客栈的老板娘?"K问道。"是呀,"奥尔珈说,"她是我们的一个亲密的朋友,唔,她来了,她不能不承认玛丽亚打扮得比我漂亮,于是安慰我,答应把她自己那副波米亚红宝石项链借给我戴。当们准备动身的时候,阿玛丽亚在我的旁边,我们大家都夸赞,爸爸说:'你们听我这句话,今天阿玛丽亚准会找到一个丈。'于是我不知怎么的,就把我最大的骄傲,我那副项链脱下,戴在阿玛丽亚的颈上,心里不再妒忌了。我拜倒在她的胜面前,我觉得别人也一定都会倒在她的面前的。也许使我们到非常惊奇的是,她的风度与常大不相同,因为她本人实在不怎么美,但是,她那忧郁的神(从那天以后就一直是这样却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我们,使不由自主地要向她膜拜。每一人都注意到这一点,甚至雷斯跟他的妻子来领我们去的时候他们也这样说。""雷斯曼?"K问。"对,雷斯曼,"奥尔枷说,"我们是一向受到人们尊重的,要是我们不去,庆祝会就能顺利地开始,因为我的父亲救火会里是第三把手。""你的父亲居然还那么活跃?"K问道。"你说我的父亲吗?"奥尔现反问道,好像没有完全听懂他意思。"三年以前他还是一个相当年轻的人呢,比如说,有一赫伦霍夫旅馆失火的时候,他上驮了一个官员一口气从屋子跑了出来,这个官员名字叫格特,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人。那我也在场,实际上并没有什么险,不过是火炉附近的一根干开始冒烟了,格拉特就吓得向子外面喊救命,救火队赶去了虽然火早已灭了,但是爸爸还把他背了出来。因为格拉特当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了,在样的情况下,当然还是小心的。只是因为你提起爸爸,我才诉你这个故事;从那时到现在到三年多,可是你瞧他现在是什么样子。"这时,K才发现阿玛丽亚已经回到房里来了,但她离得远远的,在她父母坐的子旁边,母亲害了风湿症,两手臂不能动弹,她一面喂母亲东西,一面劝父亲耐心等着,会儿就要轮到他了。但是她的告没有效果,因为她的父亲馋要喝汤,顾不得身子软弱,想己拿来喝,先用匙子舀,后来脆想捧起碗来喝,可是都没有喝成,他气得嘴里直嘟囔;他嘴唇还没有碰到匙子,匙子里汤早就没有了,他的嘴也喝不碗里的汤,因为搭拉着的胡须已浸到了汤里,撒得到处都是,就是到不了嘴里。"难道三年的时间就把他变成了这副样子?"K问道,然而他对这两个老人却产生不出一点同情心来,整个角落包括那张桌子在内,能使他感到厌恶。"三年,"奥尔枷慢慢地回答道,"或者说得更正确一点,在庆祝会上的几钟头里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庆会是在村子靠近小溪的一块草上举行的;当我们到达时,那已经挤得人山人海了,好多人从邻近的几个村子来的,声音嚣,闹得人心里发慌。爸爸当首先带我们去瞧那辆救火车,一看见就乐得笑呵呵的,这辆救火车使他感到非常快活,立就开始进行检验,并且给我们解,他听不得一句反对或者怀的话,一碰到他有什么东西非指点给我们看不可的时候,就个劲儿地让我们大家弯着身子在车身下面看,巴纳巴斯不想,就挨了他一巴掌。只有阿玛亚没有理会这辆救火车,她穿那套漂亮的衣服笔直地站在救车旁边,谁都不敢跟她说一句,我有时跑到她的身边拉拉她手臂,她也不吱一声。我们在火车前面站了那么久,就没有意到索尔蒂尼,这一点我到今也说不出是什么原因,后来还在爸爸转过身去的时候才发现他,很明显,他一直就靠在救车后面的一只轮子上。当然,时我们周围是一片可怕的喧闹,还不光是平常的那种喧闹声因为城堡送给救火会的除了救车以外,还送了几只喇叭,这与众不同的乐器,你只要轻轻一下--连一个小孩子也会吹,--就会发出震天响的哒哒声;这种喇叭声就会教你想起准是了土耳其人啦,这种你怎么也不惯的喇叭声,听到一声你就吓得跳起来。而阻因为喇叭是的,谁都想去试一试,又因为庆祝会,谁都可以吹。有几个鼓手就在我们的耳朵旁边改,许是阿玛丽亚把他们引来的。这样的情况下要保持头脑灵敏很难了,再加上我们还得听爸的话,把最大的注意力集中在辆救火车上面,因此这么久我都没有发觉索尔蒂尼在场,况我们也不知道他是谁。"那是索尔蒂尼,'最后还是雷斯曼悄悄地对我的爸爸说--我正在爸爸旁边,--爸爸兴奋得不得了,就对他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还手教我们也鞠躬。爸爸一向崇这位以前从未见过的索尔蒂尼把他看做是救火会事务方面的威人物,在家里常常谈起他,以,我们现在能够亲眼看到索蒂尼,对我们来说,实在是一十分震惊、十分重要的大事情但是索尔蒂尼并没有理睬我们这倒并不是只有他才这样,因官员们在公开场合大都是不招人的,况且他已经很累了,只因为公务在身才不得不呆在那。感到这类任务特别费劲的还算是最糟的官儿,有的官儿和从索性跟老百姓混在一起了。有他一声不响地呆在救火车那,却把那些原想挨过去请求他么事情或者说一句恭维话的人吓跑了。所以,他也是在我们觉了他好半天以后,这才注意我们。那也只是在我们向他恭敬敬地鞠了躬,爸爸为我们向表示了歉意以后,他才向我们边看,带着厌倦的神气逐个打着我们,好像为了发现自己得个又一个地看下去而唉声叹气一直到最后他的眼睛落到了阿丽亚身上,他得抬起头来才能清楚阿玛丽亚,因为她的个儿他高得多。他一看到她便怔住,跟着就跳过车辕来挨近她,先我们误会了他的意思,爸爸领着我们迎上前去,但是他举手来制止我们,接着又挥手把们赶走。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们取笑阿玛丽亚果然找到了位丈夫,我们就这样傻里傻气快活了整整一个下午。但是阿丽亚比往常更沉默了。'她深深地陷入了索尔蒂尼的爱情中去,'勃伦斯威克说,他平时为人比较庸俗,不理解阿玛丽亚那的性格。但是这一回我们都认他是说对了。那天我们大家乐几乎发狂了,每一个人,连阿丽亚也在内,半夜回家的时候好像喝了城堡的美酒似地晕头向了。""那么,索尔蒂尼呢?"K问。"对,索尔蒂尼,"奥尔珈说,'那天下午我在他身边走过的时候看到好几回,他交着双臂坐在救火车的车辕上,直呆到城堡里的马车来接他回。他甚至连救火演习都没有跑去看,爸爸是十分希望索尔蒂会去看的,因为他在这场演习表演得比所有跟他年龄相同的都出色。""你们没有再听到他的消息了吗?"K问道。"你好像很关心索尔蒂尼似的。""哦,是的,我很关心,"奥尔珈说,"啊,听到的,我们当然听到有关他的事情。第二天早晨我从熟睡中给阿玛丽亚的一声尖惊醒了;别人在床上翻了一个又躺下去睡了,可是我却完全她吵醒了,便跑到她那儿去。手里拿着一封信站在窗口,这一个人刚从窗外递进来的,他在外面等候回音呢。信写得很,阿玛丽亚已经看过了,握在垂着的手里;我看到她这副倦的娇态,感到她是多么可爱啊我在她身边跪了下来,读着那信。我还没有读完,她瞟了我眼,就从我手里把信拿回去了但是她实在没法子再读第二遍便把信撕得粉碎,又抓起碎片准窗外那个人的脸上扔去,接就关上了窗子。我们的命运就这天早晨决定了。我说'决定了',但是在前一天的下午,每一分钟也都同样是具有决定意义。""那么,信里说了些什么呢?"K问。"对啦,我还没有把这告诉你呢,"奥尔珈说道,"这是索尔蒂尼写给那个戴了红石项链的姑娘的一封信。我不复述这封信的内容。这是召她赫伦霍夫旅馆他那儿去的一张条,要她马上就去,因为半小以后,他就得离开了。这封信用最最下流的话写的,那种话还从来没有听见过,我只能从面上猜测其中的一半意义。凡不认识阿玛丽亚的人,看到一姑娘接到这样的信,一定会认是奇耻大辱,尽管人家并没有她一下。这不是一封情书,连句温柔的话也没有,相反的,尔蒂尼由于阿玛丽亚的出现而得心神不宁,工作的注意力也散了,显然他因此大发雷霆了后来,我们为了了解真相,把有的碎片都拼凑起来;很明显索尔蒂尼原想在当天下午直接城堡去,但是为了阿玛丽亚的故,他在村子里留下来了,但过了一夜还没有能把她忘掉,二天早晨,他气极了,于是就了那封信。任何人读到这种信最初也必然会勃然大怒,连一最冷血的人也不会例外,不过假使换了别人,再读信里那种胁的语气,恐惧心马上又会占风,可是阿玛丽亚只感觉到愤,她从来不知道为自己或是为人害怕什么的。当我重新爬上去睡觉的时候,心里不断想着上最后的那一段话--那一段话只说了一半就打住了:'你得给我马上来,要不然,我就……'阿玛丽亚仍然坐在窗台上望着面,好像在等着再有什么送信人来,她准备像对付第一个送人那样去对付他们。""当官儿的就是这个样子,"K勉强地说,"这不过是其中的一种类型罢了。你的爸爸又怎么办呢?我望他向有关部门提出强烈的抗,要是他不想直截了当上赫伦夫去提出抗议的话。这件事最的并不在于阿玛丽亚所受到的辱,这是容易补偿的,我不懂为什么要夸大其词地强调这一;索尔蒂尼写的这样一封信怎会使阿玛丽亚蒙受一辈子的耻呢?……听了你讲的故事,人还以为这是她终身洗不掉的耻呢,这是绝对可能的,要挽回玛丽亚的名誉是很容易的,过了几天,事情就会全部烟消云,真正可耻的倒是索尔蒂尼自,而不是阿玛丽亚。使我感到怖的是,索尔蒂尼居然可能滥威权到如此地步。这种事情这是失败了,因为干得太露骨了太赤裸裸了,又碰到阿玛丽亚样一个有力的对手,但是这种情要是在条件比这稍为不利的合下,再有一千次也能成功的甚至连受害者本人都发觉不出己的耻辱来。""嘘,"奥尔珈说,"阿玛丽亚正往这边瞧着哩。"阿玛丽亚已经侍候父母吃完了东西,现在忙着给母亲脱衣。她刚解开了母亲的裙子,让亲的手臂搂住她的脖子,在脱子的时候,又把母亲抱起一点,然后再轻轻地把她放下来。的父亲还在生气,因为先照顾他的妻子,其实这不过显然因她的身子比他更不行罢了,他会儿正想自己脱衣服,或许他想借此作为对他所认为的女儿动太缓慢的一种谴责;可是尽他开始干的是最轻易和最不必的事情,只是脱去那双松松地在脚上的大拖鞋,然而他连这拖鞋也脱不下来,他大口地喘气,不得不就此罢手,重新直挺地躺在椅子上。"可是你还不知道真正具有决定意义的事情什么,"奥尔珈说,"你说的话也许都对,但是具有决定意义是,阿玛丽亚没有上赫伦霍夫;她对待信使的态度也许是能得到宽恕的。人家也不会去追;但是因为她没有上旅馆去,咒就落到我们一家人的头上,样也就使她对待信使的态度变不可饶恕的冒犯行为了,是的这一点到后来甚至是公开提出一条主要罪状。""什么!"K大声叫了出来,但是看到奥尔举起两只手来恳求他不要大声嚷,便又立刻压低了声音。"难道你,作为她的姐姐,也竟然阿玛丽亚应该顺从索尔蒂尼的思,赶到赫伦霍夫旅馆去吗?""不,"奥尔珈说,"老天保佑我,可别这样怀疑我,你怎么这样想呢?我不知道还有哪个能像阿玛丽亚那样什么事情都得那么正确的。假使当初她上伦霍夫旅馆去了,我当然也会样支持她;可是她没有去,这了不起的英雄行为。至于我,坦白地承认,要是我接到了那的一封信,我准要去了。我受了那种威胁,我害怕会发生什意外,只有阿玛丽亚才受得住因为对付这样的事情是有很多法的;比如说,换了另一个姑,就会把自己打扮起来,故意磨蹭蹭地挨上一些时间,然后到赫伦霍夫旅馆去,目的只是扑一个空,也可能会发现索尔尼打发信使出去后就马上离开,这是非常可能的,因为这些爷们的心请是变幻无常的。但阿玛丽亚既不那样做,也不采任何其他方式,因为她受到的辱太深了,所以绝无保留地一回绝了。她只要做出一点顺从样子,在恰当的时刻跨进赫伦夫旅馆,那么惩罚就不会落到们身上来了,我们这儿有不少常聪明的律师,哪怕无中生有他们也能编出一大套来,可是这件事情上,他们连无中生有影子都没有,然而相反却有什蔑视索尔蒂尼的信啦,侮辱他信使啦,等等。""可是这一切惩罚和律师又算得上什么呢?"K说。"阿玛丽亚决不会因为索尔蒂尼的罪恶的起诉而受到控和惩罚吧?""她会的,"奥尔珈说,"她会受到的,当然不是按照正式的司法诉讼程序;她不是直接受到惩罚,可是照样其他方面受到惩罚,她跟我们家人受到的惩罚有多么沉重啊这你也一定开始看得出来了。你看来,这是不公正的,是可的,但是全村就只有你一个人着这样的看法,这种看法是对们有利的,应该是使我们感到慰的,如果这种看法显然不是筑在错误的观点上,我们就真感到安慰了。我可以很容易地明这一点,你得原谅我,要是顺便提起弗丽达的话,可是在丽达跟克拉姆之间,抛开这两事情的最后结果不谈,一些最发生的情况是同阿玛丽亚跟索蒂尼之间的情况非常相似的,且,尽管开头听起来你也许会吃一惊,但是现在你听起来就得很自然了。这不仅是因为你经听惯了这样的事情,光是习还不能减弱一个人的正常判断,还因为你已经摆脱你原来的见了。""不,奥尔珈,"K说,"我不懂得你干吗要把弗丽达也扯进来,她的情况跟这不一,别把这两件不同的事情混淆一起,现在你还是继续讲你的事吧。""如果我坚持要比较的话,请你不要见怪,"奥尔珈说,"在你身上还保留着偏见的残余,所以一提到弗丽达,你就得非保护她不可,不让人家拿来作比较。她是用不着保护的而是应该受到赞扬的。拿这两事情来比较,我并不是说它们全一样,而是说这两者之间的系正如黑与白的关系一样,而的是弗丽达。一个人对弗丽达不该做的事情就是嘲笑她,像那回在酒吧间就很粗鲁地嘲笑她--事后我感到很抱歉,--可是即使有人嘲笑她,那也是于嫉妒或者敌意,不管怎样,还能叫人发笑。而在另一方面除了有血肉关系的亲人以外,们对阿玛丽亚只能表示轻蔑。此,如你所说,这两件事情是全不同的,可是它们也还是相的。""这两件事根本没有任何相同的地方,"K固执地摇着头说,"别把弗丽达扯进来,弗丽达可没有接到过像索尔蒂尼那的妙信,她也真的爱着克拉姆要是你不相信,你只消问一问就知道了,她到现在还爱着他。""可这就真的不同了吗?"奥尔珈问道。"你以为克拉姆就不会用索尔蒂尼那样的口气写给弗丽达吗?这些老爷们就是样,当他们办完公事站起身来时候,他们不知道怎样打发他日常的业余生活才好,于是便烦意乱地说出了最粗野的话,是每个人都这样,但是大多数都是这样。写给阿玛丽亚的信可能是一时的感情冲动,完全有考虑到写在信上的字所代表意义。咱们知道这些老爷们在什么主意呢?你自己听到过或听人家说起过克拉姆对弗丽达话的口气吗?克拉姆是以粗野名的,他能够一连几个钟头像巴似地坐着一声不响,然后猛冒出那么粗野的话来吓得你禁住发抖。倒还没有听说索尔蒂有这样的情况,但是那时候知他的人还很少呢。关于他的情,大家真正知道的就不过是他名字像索尔提尼而已。要不是们两个人的名字相像的话,可人家根本就不知道他。甚至作救火会的一个权威人物,人家然也把他当作了索尔提尼,当了真正的权威人物,他利用名的相似把许多事情推在索尔提的身上,尤其是碰到任何任务他当代表的时候,好让自己不干扰地工作。现在,像索尔蒂这么一个不善于社交的人,突发觉自己爱上了一个乡村姑娘对待这样一件事,他跟别人,方说,跟隔壁小木匠的学徒,然是迥然不同的。人们也必须住,在一个官老爷跟一个乡村鞋匠的女儿之间是隔着一道鸿的,上面必须有一座桥梁才能过,索尔蒂尼就想这样干,换别人也许就不是那样干了。当,我们这些人都被认为是属于堡的,在我们之间也不存在什鸿沟,也不需要什么沟通的东,在一般情况下,这也可能是真万确的,但是一旦发生了真重大事情的时候,我们所有的情的证据却又证明这些都是不实的了。不管怎样,这一切应使你对索尔蒂尼的行径比较理,也不那么可怕了;跟克拉姆行径比较起来,他还是比较合的,甚至对那些受到影响的本来说,也比较容易忍受一些。拉姆写的情书,比索尔蒂尼写最粗野的信还更教人生气。你误会我的意思,我可不是在冒地批评克拉姆,我只是在比较两个人,因为你看不出这两个的不同在什么地方。克拉姆是驾在女人之上的暴君,他开头召这个到他那儿去,接着又传另一个上他那儿去,他跟谁都不长,他撵走她们就跟找她们一样随便。哦,克拉姆甚至不于首先写一封信,认为太费事。所以,相比之下,这样一个爱交际的索尔蒂尼,他跟女人关系至少人们还不知道,居然屈尊用他漂亮的官方手笔写上封信,虽说内容写得很不好,道能说他这样的行径跟克拉姆样可怕吗?假使受到克拉姆的青并不是荣誉而是相反,那么丽达对克拉姆的爱情又怎么能认为是荣誉呢?女人和官员之存在这种关系,请相信我的话是很难断定的,或者不如说是容易断定的。因为在男女的关中总会发生爱情。一个官员决会有情场失意的事情。所以,这方面来说,一个姑娘--我不光是指弗丽达,也是指别的许姑娘--只是出于爱情才献身给一个官员。她爱他,于是就献给他,仅此而已,这里没有什值得称道的东西。可是你会反我说阿玛丽亚根本不爱索尔蒂。唔,也许她并不爱他,可当也许她是爱他的,谁又能肯定?连她自己也不能肯定,当她么激烈地拒绝他的时候,她怎能想像她就不爱他呢?因为从没有一个官员被女人拒绝过。纳巴斯常说,有时候她还会气浑身发抖,跟三年前她死劲把子关上的时候的情形一样。这是真的,因此,谁也不敢去问什么;她跟索尔蒂尼已经一刀断了,这就是她知道的一切;爱他还是不爱他,她就不知道。可我们都知道,官员们只要女人稍假颜色,她们就会情不禁地爱上他们,是的,甚至早爱上他们了,如果她们要否认就让她们否认去吧,而索尔蒂不仅对阿玛丽亚表示好感,而一看到她就跳到车辕这边来;管他的两条腿在办公桌旁坐得僵僵的,但一下子就跳过了车。可是你会这么说,阿玛丽亚过是一个例外呀。是的,她是外,她拒绝上索尔蒂尼那儿去这的确是一个例外,但是,假再加上一句,说她根本不爱索蒂尼,那么,她这种绝无仅有例外,就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了。我得向你承认,那天下午们都给搞得晕头转向了,可是管我们心里糊涂,我们认为我还是看到了阿玛丽亚堕人情网迹象,至少流露了一些爱的迹。但是一旦我们把这一切都考在内,弗丽达和阿玛丽亚之间有什么不同呢?只有一点不同就是弗丽达干了阿玛丽亚所不干的事。""也许是这样吧,"K说,"但是对我来说,主要的不同之点是,弗丽达是我的未妻,而我关心阿玛丽亚,只是为她是城堡使者巴纳巴斯的妹,她的命运也许跟他的职务联在一起了。假使正像你开头讲情况那样,阿玛丽亚在一个官手里遭到了严重的屈辱,那么我应该严肃地正视这件事,然这是出于社会舆论的责任感,不只是出于对阿玛丽亚个人的情。但是你所说的这一切已经变了我的处境,尽管我不明白怎样改变的,可既然这是你告我的,我也就准备接受这种已改变了的处境,因此,我想把件事完全丢开不谈;我不是救会会员,索尔蒂尼跟我毫不相。可是弗丽达跟我是有关系的我毫无保留地信赖她,而且要续信赖她,使我感到惊奇的是你离开了正题,在谈论阿玛丽的时候竟攻击起弗丽达来,想摇我对她的信任。我并不以为是有意这样做的,更不是出于意,因为假使那样的话,我早该离开了。你不是存心这样的而是为形势所迫,出于对阿玛亚的爱,你要把她捧得比其他有的女人都高,你就不自觉地出这些话来了,而且由于你在玛丽亚身上找不到足够的美德你就只好用贬低别人的办法来圆其说。阿玛丽亚的行动是够色的,可是你说得越多,就越不清她的这个行动到底是崇高是卑微,是聪明还是愚蠢,是敢还是怯懦;阿玛丽亚把她的机深深地藏在心里,谁也猜不她打的是什么主意。另一方面弗丽达却没有干出什么惊人的情来,她只是照着自己的心意事,对于任何一个怀着善意去察她的行动的人来说,那是一了然的,是可以用事实来证明,因此也没有什么把柄可以让人飞短流长。可是我既不想贬阿玛丽亚,也不想卫护弗丽达我所希望的只是让你明白我跟丽达之间存在着什么样的关系对弗丽达的攻击也就是对我本的攻击。我到你们村子里来,出于我的本意,我要在这儿安,也是出于我自己的本意,可自从我来到这儿以后,我所遭的一切,尤其是我将来会有什样的前途--尽管前途黯淡,前途毕竟还是存在的,--我得完全依靠弗丽达,这一点你是怎也辩驳不掉的。是的,我是作一个士地测量员应聘上这儿来,可是这不过是一个托辞,他是在戏弄我,每家人家都把我撵了出来,直到今天他们还在弄我;可是现在我碰到的这场戏却更加错综复杂了,简直可说是一个大圆圈--这是有用意的,但是也不会有多大意思,--可是我已经有了一个家,有了一个职务,有了要干的实际工,我有了一个未婚的妻子,在有别的事情要办的时候,她分我的职务,我准备跟她结婚,为本村的一个居民,除了跟官有联系以外,我跟克拉姆还有人的联系,尽管目前我还没有用这一点。这些难道还不够多?我到你这儿来的时候,为什我会受到你的欢迎?为什么你心置腹地把你们家庭的历史告我?为什么你想我也许可能给帮一点忙呢?当然不是因为我一个在一星期以前给人家,比说,给雷斯曼和勃伦斯威克,出门的土地测量员,而是因为是一个在背后有一些势力的人但是这些,我全靠弗丽达,而丽达本人又是一个非常谦逊的,即使你问她这一点,她也不道真有这回事。因此,全面考了这一切,天真无邪的弗丽达作出的成就,似乎比自高自大阿玛丽亚所作出的成就大,所我要说,我得出的印象是你在阿玛丽亚乞援。向谁乞援呢?为最后的一着,除了弗丽达还谁呢。""难道我真的攻击了弗丽达吗?"奥尔林问道。"我确实没有那个意思,我还以为我没有说她什么坏话,虽然如此可能是贬低了她;我们的处境糟,我们的整个世界都毁了,一旦我们开始怨天尤人,我们不知不觉地言过其实了。你说很对,现在我们跟弗丽达之间着很大的区别,有时强调这一也是一件好事。三年前我们是人尊敬的姑娘,而弗丽达是一无家可归的野孩子,桥头客栈一个女仆,我们走过她身边时正眼都不望她一下,我承认,们未免太傲慢了,可是我们就这样教导出来的。然而你看了天晚上在赫伦霍夫旅馆的情景可能就明白我们今天各自所处地位了。弗丽达手里握着鞭子而我却混在一群仆人中间。可还有比这更糟的事情呢!弗丽可能瞧不起我们,她的地位也资格瞧不起我们,实际情况也使她瞧不起我们。又有谁不藐我们呢?谁要是决心藐视我们谁就会得到很多的朋友。你认弗丽达的接替人吗?她叫佩披前天晚上我第一次碰见她,往她是旅馆里的一个女仆。她比丽达还更瞧不起我。我跑去买酒的时候,她从窗子里一看见,就跑去把门锁上了,我不得央求她好大一会儿,答应把我上的缎带送给她,她这才开门我进去。可是等我把缎带给她时候,她又把它扔到屋子的角里去了。得啦,假使她要藐视,那我也没有办法,我多少还仰仗她的好感才行呢,她是掌赫伦霍夫酒吧间的女招待哩。然,她只是临时性的,因为她没有当正式女招待的资格。人只要听一下旅馆老板是怎样对按说话的,再把他的语气同他弗丽达说话的声调比较一下就白了。可是这并不能使佩披不视我,甚至还想藐视阿玛丽亚阿玛丽亚只消眼睛一瞪,就可把她跟她所有的辫子和缎带一撵出屋子去,比她用自己两条腿跑得还要快。昨天我又听她那些恼人的中伤阿玛丽亚的话直到最后顾客们都来帮我说话,她才住口,至于他们是怎样我的忙的,你已经看到过了。""你真容易生气,"K说,"我只是把弗丽达摆到恰如其分的置上,并没有像你想的那样存小看你们。你们这一家对我有特殊的利害关系,这我从来没否认过;但是这种利害关系又么能成为我鄙视你们的理由,就不明白了。""哦,K,"奥尔珈说,"我怕连你也会明白这是什么道理;阿玛丽亚对索尔尼的态度就是我们受到鄙视的因,难道你连这一点也不明白?""这的确要教人奇怪,"K说,"人们也许会称赞或者责备阿玛丽亚这样一个举动,可是么会鄙视她呢?而且即使她由某种我无法理解的原因而受到家的鄙视,这种鄙视又为什么扩大到你们其他人身上,扩大她清白无辜的家庭呢?比方说披鄙视你,这是她不懂礼貌,使我再上赫伦霍夫旅馆去的话我要向她指出这一点。""如果你要去改变那些鄙视我们的人看法,K,"奥尔珈说,"那你就会丢掉你的工作,因为这一都是由城堡操纵的。救火会开祝会的第二天早晨发生的事情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勃伦斯威,他那时还是我们的助手,跟常一样来到我们的家里,领了那份活儿便回家去了,我们正着吃早饭,每一个人都兴高采,包括阿玛丽亚和我自己在内爸爸不停地谈着这次庆祝会,我们讲着关于救火会的计划,为你一定知道城堡也有一个救会,它派来了一个代表团参加祝会。大家对城堡的救火会议纷纷,在场的从城堡里来的老们看了我们救火会的表演给予高的评价,认为城堡的救火会不上我们的,因此曾说起要在村教练员的协助下改组他们的火会;有好几个人可能当上教候选人,但是爸爸认为自己颇当选的希望。他谈论着这些事,像他平时那样心情愉快,张两只手撑着桌子,到后来他的只手臂把半张桌子都抱住了,他抬头从打开的窗子望着天空时候,他的脸显得那么年轻而洋溢着希望的光辉,这也是我后一次看到他有这样的脸色。着阿玛丽亚带着一副我们以前来没有见到过的镇静而又自信神情说,对老爷们说的话不要于认真,在这种场合他们惯于些动听的话,但是并没有多大用,或者一点作用也没有,他的话一说出口就忘得干干净净当然,下次人们照样又会重新他们的当的。妈妈不许她讲这话,爸爸却觉得她这副像大人样懂事的神气很好笑,接着,吃惊地跳了起来,好像向四周找他刚失去的东西似的--可又并没有失去什么,--并且说勃伦斯威克告诉过他关于送信使和撕掉一封信的事,问我们知不知道这件事,这件事跟谁有,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大家不吱一声,巴纳巴斯那时很年,像一只小羊羔似的,说了一特别淘气或是失礼的话,于是换了话题,整个事情也就忘掉。""你的谴责,"奥尔珈说,"也是我开头自己所作的谴责。其实并是我叫他到城堡里去的,我没有他去,那是他自己去的,但是我该尽量设法不让他去。用强迫的法,用巧妙的办法,用说服的办。我应该拦住他不让他去,可是果今天要我再下决心的话,如果在我对巴纳巴斯和我们全家所处窘迫境地,也像当时那样感到痛的话,如果巴纳巴斯尽管明明知摆在他面前的责任和危险,还是着微笑离开我到城堡去的话,那,虽然在这中间已经发生了这许事情,我还是不会把他拉回来的而且我相信,要是你处在我的地,你也不会拉他回来的。你不知我们的处境有多么困难,这就是什么你对我们大家,特别是对巴巴斯不公平的原因。那时候我们的希望比现在大,不过也并不是大,而我们的处境却是很苦的,在也还是这样。弗丽达一点也没给你谈起我们的情况吗?""只是隐隐约约地谈了一些,"K说,"没有说到什么具体的事情,可是提起你的名字她就生气。""旅馆的老板娘也没有告诉你什么事情?""没有,没有谈起什么。""旁人都没有谈起吗?""一个人也没有。""当然啰,谁能告诉你什么事情呢?关于我们的事情,人都晓得一点,有的是他们打听到事实,有的不过是夸大其词的传罢了,大部分是编造出来的,他毫无必要地猜测我们的事情,但又没有一个人真的愿意说出来,家不好意思把这些事情说出来。们不说是很对的。K,甚至在你面前也很难说出来;你听了这些以后,你可能就会离开我们--你不会吗?--再也不跟我们来往了,哪怕这些事对你似乎并没有多关系。这样,我们就会失去你,我可以坦白地说,现在对我来说你几乎比巴纳巴斯在城堡里干的事还更重要。可是,尽管这一下的话已经谈得我昏头昏脑,可我得把事情告诉你,要不然你就看透我们的处境,而使我感到最苦的是,你会继续亏待巴纳巴斯。们之间要达到完全的一致也就不能了,你既不能帮我们的忙,我也不可能再给你帮什么忙。可是还得问你一个问题:你真的要听?""你问这干吗?"K说,"假使必要的话,我是很愿意听的,你为什么这样巴巴地问我?""这是因为迷信,"奥尔珈说,"像你这样天真,几乎跟巴纳巴斯一样天真,你会卷人到我们的旋涡里的。""快点告诉我吧,"K说,"我并不害怕。像你这样婆婆妈妈大惊小怪的样子,倒真是要把事越搞越糟啦。"□ 作者:[奥地利]卡夫"在这时候,我们干了些什么呢?我们干了我们所能干的糟糕的事,比原来冒犯信使应当受到鄙视的事--我们背叛了阿玛丽亚,我们摆脱了的沉默的约束,我们不能继这样生活下去,没有任何希,我们是活不下去的,于是们开始用各自的方式--用祈求或者愤怒的叫喊--恳求城堡的宽恕。当然,我们知道我们这样做,是与事无补的而且我们也知道,我们跟城惟一可能有的联系也只有通索尔蒂尼,他是爸爸的上司而且称赞过爸爸的,然而,为发生了这次事件已经断绝,不过我们还是全力以赴。爸第一个开头这么做,他开向村长、秘书、律师和职员提出了毫无意义的请求,人往往根本就不接见他,可是果因为施了什么计谋,或者巧他获得了一次发言的机会--我们听到这样的消息曾经多么欢欣若狂,拍手庆贺!--但他总是立刻就给撵了出来从此再也不许他去了。再说他提出的问题容易得简直不于回答,城堡总是占上风的他要求的是什么呢?他受到什么委屈啦?他要求宽恕他么?城堡里在什么时候有谁怕伸出过一个指头来反对过呢?就算是他穷了,失去顾了,等等,这些都是日常生中的遭遇,任何店铺和市场曾经遭遇过;难道城堡连这事情也要管吗?当然,它关公共福利,但是它不能单单了给一个人的利益服务而去预那些合乎常轨的事情。他道指望城堡派一批官员去把的顾客们追回来,强迫他们新回到他那儿去吗?可是爸并不想这样做--接见前和接见后,我们总要议论爸爸跟们谈话的全部内容,我们坐一个角落里,仿佛是避开阿丽亚似的,她完全知道我们在干什么,但是根本不理睬们,--唔,爸爸并不想这样做,他并不是在抱怨自己穷他要恢复失去的一切是很容的,只要他得到宽恕,这算了一回事。答复是:可是有么要宽恕的呢?从来没有向提出过控诉,至少在村镇记簿上没有,在那些律师可以到的记录簿里也没有控告他材料,因此,可以想见,既有向他提出过任何控告,也有谁准备向他提出控告。或他可能是指官方发布过什么责他的命令?爸爸又指不出。那么,他既然什么也不知,而且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那他要求什么呢?有什么要宽恕的呢?他这样无理取地浪费公家时间,倒是一条可宽恕的罪状。爸爸并没有休,那时他还是非常坚强的并且因为情势所迫,他闲着有活儿干,因此他有的是时。'我要恢复阿玛丽亚的名誉,现在不会拖得很久了。'他每天都要对巴纳巴斯和我说几遍,不过声音说得很低,得让阿玛丽亚听见,可是他只是为阿玛丽亚着想才这么的,因为事实上他并不希望的名誉能得到恢复,只希望到宽恕。可是在他求得宽恕前,他必须证明自己有罪,所有的机关又都否认这一点他突然又想出了一个办法--这说明他的脑子已经不行了--他认为自己的税款缴得不够,所以人家才不肯把他的行告诉他;直到那时为止,只缴纳了规定的税款,按照们的经济情况来说,这些税已经够高了。可是现在他认他必须要再多缴一些,这自是一种错觉,因为我们的官为了避免麻烦和议论而接受家的贿赂,可是像他这样做决不会收到什么效果的。尽如此,假如爸爸把希望寄托这个想法上,我们也不愿意破他的希望。我们把留下来能出卖的东西全卖出去--几乎把我们必不可少的东西全光了,--让爸爸拿了钱去奔走,有好长一段时间,每天晨,我们知道在他出去奔走时候,口袋里至少还有几个子儿在丁当作响,心里便感一点欣慰。当然,我们简直成天饿着肚子,这点钱惟一正做到的一点是,它使爸爸少保持了希望和兴致。可是很难说是一种好处。他一天这样奔走,累得筋疲力尽,点钱只能使他这样一天又一地拖下去,而不能获得一个速而又自然的结局。因为事上不论你上哪儿,办事人员不可能因为他付了额外的钱额外给他帮忙,他们假意答一定给他留意这件事情,暗他们已经有了一些线索,他正在追查,这完全是他们向爸表示的好意,并不是他们职责……爸爸呢,丝毫也不疑,反而越来越轻信人家的了。他常常把这些显然毫无值的诺言带回家来,好像这诺言是天大的胜利似的,他在阿玛丽亚背后强作笑容,大了眼睛,指着阿玛丽亚对们做手势,表示阿玛丽亚的救(没有人会比她本人更感惊奇的了),由于他的努力越来越近了,可是现在还是个秘密,谁也不准泄漏出去他这副模样教人看了心里实难过。要不是我们最后落到再也没有钱给他的地步,那事情肯定还会像这样长时间继续下去,这当儿,经过我无数次的恳求,勃伦斯威克算收巴纳巴斯做了他的帮手条件是傍晚去领活儿,当夜把活儿送回去--应该承认,勃伦斯威克为了我们这样做在营业上是冒着风险的,可作为一种交换,他付给巴纳斯的工资少得几乎跟没有一,而巴纳巴斯可是一个模范人呢!--不过他的工资刚够使我们免于活活饿死。等到个打击有所缓和以后,我们慢地告诉爸爸,说我们再也有钱给他了,可是他听了这倒很平静。他已经不能懂得想找人调解的希望是多么渺,他给接连不断的失望搞得惫不堪了。他说,的确--他说话不如以前清楚了,平时说话却是很清楚的,--只要再给他一点点钱就行了,因明天,或者就在当天,他原以把什么事情都搞个水落石,可是现在一切都落空了,因为没有钱,什么都完啦,等,可是从他说话的声调听出来,他自己也根本不相信己说的话。另外,他马上又动提出了一个新的计划。既他无法证明自己有罪,因此可能指望从官方的途径得到么结果,他只得求助于呼吁,他想亲自去打动官员们的心。官员中间肯定会有一些有同情心的人,他们在行使权时,固然不能凭同情心来事,但是在公余之暇,要是间凑巧,你找到他们,那他是肯定会动心的。"




最新章节:阴间那些事儿全文阅读全文

更新时间:2021-05-17

最新章节列表
丽丽的暴露全文阅读
无忧归田全文txt下载
乡村猎艳高手全文下载
咱成不了精全文
乡村风流韵事全文免费
乡野春床免费阅读全文
王老五的情欲生活全文
乡村邪医全文免费阅读百度
醉酒妻子小念全文续16
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倚天夺艳记全文
第2章 我的26岁后妈2全文小说
第3章 我的书我的梦全文
第4章 衣冠禽兽水印全文阅读
第5章 周佳敏全文书包网
第6章 乡村如此多娇小说全文
第7章 在那可以看到嫂子的秘密全文
第8章 武侠之逍遥仙全文阅读
第9章 冷天阳和柳依晴全文
第10章 一个出轨女人自述全文
第11章 琥珀记全文阅读
第12章 曾盛装嫁过你全文微盘
第13章 我的总裁老妈吴良全文
第14章 终极拘束改造监狱全文
第15章 乡村春潮全文下载
第16章 小老婆吃定你全文免费
第17章 重征娱乐圈全文阅读
第18章 我妻如奴全文在线阅读
第19章 无耻魔霸全文txt下载
第20章 同床异梦全文小说阅读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1921章节
言情小说相关阅读More+

红颜下载风宸雪

隆习军

原来这才是春秋全集下载

郑青山

尸王娶妻

谭召芹

冰山女总监

山岭南

大武侠门派系统下载

狄星妘

玉都花少下载

端木兴旺